AK殇

萌病娇攻之类的……
偶尔会精分,嗯,不常生气。
但是如果被盗文,我是会发飙的。
所以,不要打我的文的主意哦,不管你是谁。

【原创】算计(红黑)

是的你没看错标题!这里是红黑不是黄黑请放心的进来大口吃粮~
-_-当然黄黑我也吃的你们看我的tag不就知道了吗
像红大人这种心思难测的人真是难写啊……不过正是因为如此我才站红黑呀♥
那么红大人黑化病娇,痴汉成分有√
关键词:①红二周目
②病娇
③黑田背锅侠
④顺便说一下两人的时间线是不同的√
废话有点多,算了,开始吧
(单数黑田视角,复数红A梦视角)


当我看见青树拿起玻璃杯的一瞬间。
当我听见紫罗兰说出我的秘密的一瞬间。
我用尽全力,将他们一个又一个的用找来的证据封住了口。
我不想被捕。只要不被捕,不管是多么恶劣的事情我也能做出来——这是我唯一的想法。
只有一个人从头至尾都没有怀疑过我,那就是我的挚友红。他一直相信着我,帮助着我,甚至有许多决定性证据也是他给我找到,这使我的行动方便许多,我由衷的感谢他。
只要度过今天,也就是第五天,我就能安心的睡个好觉了。但我肯定不用担心——那个人可是最最温柔体贴的红大人啊。
这不,他朝我走过来了。
“有什么事吗?红。”
“这个。”
他说着,拿出来一部手机,放在了我的眼前。

我坐在床铺上,望向窗外。
挺晚的,大家都熄灯睡下了,只有我一个人还在这里,拿着手机发呆。
外面挺黑,只剩下一弯月亮挂在上面,散发着惨白的光。
这样挺好的不是吗?我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今天早上已经确认过了……把白雪的手机拿过来之后打开录音app本想删掉那段录音,却听到了些其他有意思的东西。
原来在那之前,白雪也是有叫过黑田的名字的啊。
这样的话,我们不就是共犯了嘛,黑田。一想到这个,我轻笑出声。
啊……你问我为什么会知道录音app里的东西?
当然是二周目啊,二周目。游戏里有的吧?
什么啊,还不懂?你们现在不就在看着吗?
在看着,这篇“文”啊。

我想我在看到那条死亡信息时脸上的表情一定十分丰富。
白雪……那个该死的女人!就连死了也不让人省心!
我一边在心中咒骂着白雪,一边露出震惊的神情:“红!有什么搞错了吧?这不是我做的啊!”——啊,这几天下来我的演技真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
然而辩解也没有任何用处。红无言的离开了。
红……
我的挚友,我唯一的挚友。
我真的不想让你难堪,但是——
为了不被捕,我只能这么做了,对不起……
只是现在要对付的人是红,红他这样善良温柔的人,真的会有弱点吗?而且,我对他,其实……
我摇了摇头,甩去自己满脑子的杂念,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不管怎么样,事到如今已经没有退路,对不起了,红。

我踏着惨白的月光轻声上了楼,走向黑田的房间。
有点老旧的木板发出轻微的嘎吱嘎吱的声响,我努力放轻脚步——不过其实也没有关系,因为现在可是凌晨三点半多,这个时间,是人的深度睡眠状态。
真是的啊黑田……晚上睡觉不锁门真是个坏习惯,看来以后要让你改改才行。我一边在心里叹息一边没有丝毫愧疚的走进了黑田的房间。
手里拿着的是,一个沾有口红的酒杯。
在露台上找到的,白雪的酒杯。
我小心翼翼的将黑田的酒杯与白雪的酒杯互换,放好。自己则是执起黑田的杯子,沿着杯口吻了一圈。
唉,我可不是变态,不要想多了,我只是在讨点利息罢了。
把我送进监狱里的小小利息。
我看向黑田,他窝在被窝里睡的很熟。黑色的头发翘起来,胸口平稳的起伏着,嘴里还时不时嘟囔几句梦话。
啊……他真是太可爱了!我捂住狂跳不止的胸口,强忍住自己想掏出手机拍照的心。
会发出声响的……算了吧。
随后,我又来到了露台,将黑田的杯子放在了哪里。
暗中做完这一切,我满足的笑了。
明天还有两个小时就要来临了,晚安,我的挚友。

没有想到红的秘密竟然是——他是个痴汉。
这真是令人完全笑不出来啊。
我怀着沉重的心情走向了大厅。在来之前我将自己的证据全部看了一遍,确认万无一失。
我想起来……
第一次见到红的那一天,是大学开学的第一天。
他就坐在我的前桌。也许是因为第一天互相都很生疏,所以大家也都很安静,不怎么多说话。
“啪嗒。”前桌的笔掉在了地上,骨碌骨碌的滚到我的脚边。
“啊,麻烦您帮我捡一下笔好吗?”在屡次够不到之后,红色头发的青年无奈的向我问到。
我心里吃惊不小,毕竟现在还用这么礼貌而严肃的话来打招呼的人并不多见了。
我帮他捡起了笔递给他,是一根红黑笔杆的金属水笔。他接过,对我抱之感激的一笑。而我这个时候才注意到……
注意到,什么?
——记不清了。
我只知道,我的暗恋,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开始了。

果不其然,因为那个玻璃杯,黑田又被怀疑了。
仍然是青树君啊……真是,随随便便进黑田的房间什么的还真是让人不快。
我看着手机屏幕里的画面,映出的是黑田懊恼的抿着嘴的神情。
唔……好像快点得到他啊,真是可爱死了。
看着屏幕上青年秀气的面孔,我歪了歪头,想起自己深爱着他这么久的原因。
嗯,不是老套的一见钟情什么的,相反应该说是日久生情。
我只是在不知不觉中,慢慢的爱上了这个古怪,但又沉默可爱的男孩。
但是把我送进监狱什么的实在是不对哦?尤其是……明明你自己也是犯人之一的情况下。
所以,我打算在这一次给你一些小小的惩罚。
我算记着接下来需要做的事情,一边安稳的下了楼。
早饭还是要吃的嘛,啊,不知道今天能不能和黑田吃同一份套餐呢?
至于黑田今天因为这个玻璃杯所以对付青树忙的焦头烂额什么的……也不关我的事,不是吗。

这次的会议我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红他自从我进来后便一直盯着我看,神情非常奇妙,好像还带着点笑意。我甚至从他半眯起的红某中感受到了危险和兴奋——是错觉吗?被他看的难受,我移开了视线。
说真的,我也没想到我们的关系居然变得那么僵。
“抱歉我来晚啦!”最后一个人笨蛋金泽也到了,紫罗兰不满的谩骂了几声。现在全员到齐,最后的会议也就开始了。
一如既往的套路,但是红他果然不是能这么轻易的糊弄过去的。我感受到额边滑下了汗水,开始一步又一步的把所有人都思维引向其他地方。
在和红对峙的期间他除了逼问以外一直在看我——不是那种普通的看,而是带有探究和别的什么意味。
经历了前几天的事情后我变得更加敏锐,所以才能很快察觉出来,只是我不明白红他到底想干什么。
不过,红他一直都在隐藏自己,这让他看起来捉摸不透不是吗?
心中不知为何忽然一阵恐慌,感觉自己好像遗漏了什么关键的东西。但是一想到我所拥有的证据,我不禁又充满了信心。

经历了二周目的我早就知道紫罗兰在白雪的房间里安装了窃听器。
所以这次要如何把嫌疑推到黑田头上呢?嗯……
有了。
幸好来旅游之前早有准备,提前去买了一块一号电池。
“快帮帮我呀红A梦……我已经快不行了……”
红A梦什么的是黑田给我起的专属名称,虽然很无语但是还是挺可爱的不是吗?
寒暄几句后,我拿出了事先准备的电池交给了他。我没有忽略他看见电池时高兴的眼神。
毕竟,这算是紧逼紫罗兰写决定性证据之一。
在看着黑田把紫罗兰逼退,我知道,接下来应该轮到我了。
在和青树一起把白雪的尸体搬进合室的时候,我拿到了白雪的手机,和那时一样打上了黑田的名字。
剧情还是要好好走完的,不是吗?
将手机拿在手里,我去往了大厅,看见了黑田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发呆。
“啊,红!”他看见我很开心,还冲我挥手,要我坐到他身边去。
我走过去坐了下来,黑田就拉着我和我开始聊起天来。看黑田的神情好像十分轻松,可能是他以为会有威胁的人都已经被封口的缘故吧。
那么,就好好享受一下我们最后一次的挚友关系吧,我的黑田。

果然,我胜利了。
红赶忙阻止了我将要拿出来的调解书,并且把其余的人都支了出去。被我封口过的大家也都心知肚明,便都乖乖回到了各自的房间。
红他用悲伤的眼神看着我,跟我讲述了这冤罪临头的经过。
“不会相信的吧?毕竟连我都被带去调解了……”
“我相信你,红。”
我认真而坚定的说出这句话。这是真心的,因为,红他绝对不是这种人。
还有一个原因……虽然很不愿承认但是就是……我当然不会相信,自己暗恋已久的,温柔体贴的挚友会是痴汉。
红感激的笑了。他的笑一如既往地温柔,在夕阳的照射下显得特别好看。
过了一会,红也上楼去了。
我沉思了一会,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赶快去白雪的房间里删掉那个死亡信息。
这么想着,我也快步上了楼。

好像是我的眼神太过于灼热,黑田在会议的途中一直都不太敢与我对视。不过没关系,哈哈。
我故意输掉了会议,看着黑田朝我走过来。
“红……”他的眼神有点悲伤:“红你的调解书……”
“不是!那个是冤罪!”我装作竭力否认的样子,但是我怎么可能告诉他我的痴汉对象就是他,对吧。
黑田他很轻易的信任了我——当然我是知道黑田一直暗恋着我的。我露出感激的笑容,先黑田一步上了楼。
在黑田上来之前,我可要先给他准备好惊喜呢。
期待着吧,我的挚友,你马上就可以成为我的了。
我的戏剧,最后一幕马上就要开始了。
我已经听到他的脚步声了,呵呵。

⇔⇔⇔⇔⇔⇔
“好!打开了!”
在确认白雪的房间周围也没有人后,黑田悄悄的钻了进来,反身关上了门。
“呼……手机,手机放在哪里啊。”黑田蹲下来翻看了一下白雪的背包,在其中一格里找到了白雪的手机。
“删掉删掉。”黑田打开来——该庆幸白雪的手机没有锁屏吗?然后找到了便条里的死亡信息。
“OK,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看见屏幕上“已删除”的一句话,黑田终于把一直悬着的心放下了。
“嗯?录音app?”黑田好奇的点开。
“这个是……五天前的录音?这个时间段好像是!”黑田忽然感觉到了惊慌,他点开那段录音,只听见一段杂音过后,白雪痛苦的声音断断续续的穿来:“黑……田。”
“草!”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黑田气急败坏的要删掉那条死亡信息:“白雪这家伙!死了也——”
“原来是这样啊。”
一个本该不存在的声音从离他很近的地方传来,就在他的耳旁。
黑田整个人都呆住了。
他回过头,就看见红弯着腰贴在他耳边,看着白雪的手机。
然后,红一手按住了黑田的肩膀令黑田动弹不得,一手伸过去把手机抽走,将录音按了暂停。
“……等,等一下红,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这是白雪要嫁祸给我才……对没错她和我有仇啊,就算是死亡信息也——”黑田的脑子有些混乱,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只是胡乱的狡辩着。
红冷静的看着他,良久,轻轻的笑了一声。
“黑田……这么明摆着的证据,只要交给警察,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只要一调查,事情就全部水落石出了不是吗?”红笑的很温柔,但是这份不合时宜的温柔却让黑田觉得不寒而栗。
“你……”
“哦对了,把白雪的玻璃杯和你的互换,故意让你发现窃听器什么的,以及用那个伪造的死亡信息把你引诱到这边这种事——对不起哦?”
“……”
黑田已经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是啊,他怎么一直没有察觉到这重要的一点……
是的,红的确是一直在帮助他没有错可是——
这样做的话,所有人不就都在怀疑他了吗?即使自己不是真犯人大家也——
等等,真犯人?
真犯人!
“是你……杀了白雪?”黑田双腿有些发软。被挚友陷害并被耍的团团转这种事情,比被背叛还要令他感到恐惧。
“呵呵,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们两个人不是‘同伴’吗?只不过……”红说着,晃了晃手里的手机:“是一个有证据,一个没证据罢了。”
真相大白。黑田再也无力支撑,直接跪坐在了地上:“你要让我一个人替你顶罪,对吧?”黑田的眼中带着深深的绝望,就连说话也带上了诺有诺无的哭腔。
红安静的看着低头哭泣的黑田,一言不发。
“你说呀!你就是想让我帮你担下所有的罪名是吧?我就一直奇怪,为什么从二楼摔下去会致死……还是说你要我做些什么?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全部都答应你!真的!只要你别让我进监狱!”
终于听到了自己想要的话,红慢慢的,扯出了一个古怪的微笑。
“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不把这个证据交出去。”
“……诶?”意料之外的冲击,黑田有些迷茫的看像了红。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灯照射下来的光撒下大片阴影,遮住了红的脸,看不清他的表情。这让黑田第一次觉得,这个很好懂的挚友变得恐怖起来。
啊啊,是了,这个人。
是把自己从地狱里扯上来后,再恶狠狠的一把推下去的恶魔啊。
黑田呵呵的笑了起来。
“我答应你……只要,不让我进监狱,什么都好,你想怎样都行,真的……”
“那么,交易成功。”红淡淡的说着,伸手把黑田拉了起来,然后用手圈住黑田的腰把他抱在怀里,轻轻吻去黑田脸上的泪水。黑田稍稍颤抖了一下,却不敢吱声。
“把眼泪擦干净,准备出发了。”保持着这个姿势许久后,红念念不舍的松开黑田,嘱咐了一下后笑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人什么时候会有恐怖的感觉?
黑田默默的看着红的背影,才察觉到那个人的发在灯光的照射下殷红如血。
接下来,红他到底会要求我做什么呢?
不想再想了。
好累。
黑田无声的笑了,眼角,却有泪滑落。
(fin)

后日谈
“打,打扰了。”
在回家后的一个周末的晚上,黑田应红的邀请来到了红的家。
“不要那么拘束,过来坐。”红还是和往常一样平和的笑着。要不是因为红他这几天一直都用眼神威胁着他,他都以为那天晚上的事只是一场梦。
喝了一口水,黑田低低的问:“你要我做什么?”
红对于黑田的自知感到很满意:“说这个干什么?来,先吃饭吧。”说着热情的邀黑田在餐桌旁坐下。
“……”扫了一眼那些热腾腾的饭菜,才发现这些竟然都是自己平日里爱吃的东西。虽然感到意外但黑田还是动筷了:“我开动了。”
完全不明白红他在想些什么。
沉默的吃完了晚饭,又看着红把碗筷洗干净,黑田积攒了满肚子的疑惑,但又不好说出口。
这……到底是要干什么啊?
直到红把卧室里的灯关掉并且欺身上前,轻轻压住自己的时候,黑田才终于明白了。
“红……唔。”
被亲了。
“黑田,我爱你。”
疑似听见了一句奇怪的话,黑田歪了歪头,感受着红的手渐渐向下。
“和我在一起吧,黑田。”
“永远。”
【END】

(这篇文是不是有点长啊TAT不管了你们看的开心就好,喜欢的话点个关注点个赞哦么么哒)
AK殇
2017.8.30

评论 ( 12 )
热度 ( 51 )

© AK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