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殇

萌病娇攻之类的……
偶尔会精分,嗯,不常生气。
但是如果被盗文,我是会发飙的。
所以,不要打我的文的主意哦,不管你是谁。

【原创】毒占欲(红→黑←黄)

50粉点梗文!因为开学了时间赶所以比较短小……好吧,我的锅
cp向为:红→黑←黄三角……嗯,黄黑戏多一些
黄田君一如既往是变态√
红大人还是在监狱服刑√
黑田仍旧啥也不知道√
内含一些私设注意
(全文黄田视角)
以上
begin.

我把电池安进摄像机里,启动确认。
啊啊……今天也一如既往要做的事情,十分明确。
我知道黑田能够在会议的那时拿出那个小型录像机,就是已经知道了我暗地里对他进行的那些卑劣勾当——例如非法录像,亦或是——我喜欢他。不过我无所谓,因为我现在啊……在思考一个新的计划。
不管怎样,你都没有答应我的条件,所以,这是你不好啊……
我悄悄的靠在黑田居住的那栋楼的角落,看着他从楼上下来,开锁,牵车,关门,然后骑走。
今天可是放假啊,黑田他这是要去做什么呢?
我压下心头的疑虑,租了一辆公共自行车跟了过去。
黑田他可能是有点警惕,一路上不停的东张西望。有好几次我都差点以为我要被发现,心扑通扑通直跳。不过还好,他没有看见我,真是快吓死我了。不过就算被发现了也没关系,反正,我的脑子里有一万个和他“偶然遇见”的借口。
不过……这路怎么越来越偏僻了啊?
我看着黑田下了车,把车锁在了一栋建筑物门口。那栋建筑门口还有人在站岗。
这里不是……监狱吗?
我差点没懵掉,不过我又想起来,还好我在黑田的衣领处放了一个微型录音机,黑田在说什么在听什么我都一清二楚——唉,我怎么感觉我越来越向变态发展了啊。
于是我把公共自行车停好,走进了不远处的一家咖啡厅。
嗯,所以说这么偏远的地方也有咖啡厅呢,真神奇。
我点一杯咖啡坐下来,然后迫不及待的带上了耳机。
耳机里先是传来了一阵阵杂音,还有脚步声。过了一会,铁门拉开的声音,还有一个男人模模糊糊的说着什么……额,好像是看望之类的?总结一下就是,探监。
黑田要探监?探监谁?
我微微咬住嘴唇,其实我心里已经有底了。
黑田他是从大三才转学来我们这个学校,大一大二的时候都是在另外一所大学读书。黑田之所以会从那所学校转学过来,据说是因为他们的社团里有人杀了人,所以社团内部就变得不是很和谐,于是黑田转学离开,来到我们这所学校。也正是因为这点,黑田有点被他人孤立的倾向——毕竟经历过这种杀人的事件,而且本来就是转学过来互相不熟悉,大家都对黑田敬而远之。只有我一个人因为喜爱他,所以才和他交朋友,变成了黑田关系最好的家伙。
那么,黑田现在要探监的人,不出所料应该是——
“……红。”
听到了黑田带着电子机器有些杂音的声音,我竖起了耳朵。
对方好像没有回应黑田,只是听着。
“这个,我自己做的便当,你拿去吃吧。食堂的菜可能会不好,你吃点这些新鲜的,会比较好一点……”
“——”“什么?红,我听的不是很清楚。”黑田说着,好像往前面挪了挪。隔着一块玻璃,那个人的声音模糊不清。连黑田都听不清,就更别说我了。
“我说,谢谢你,我会好好吃光它们的。”
总算是听见了那个人的声音……一个普通的青年该有的声音,温柔又带点低沉。只是不知为什么,在我听来,有一种莫名的危险感。
黑田舒了一口气,接下来就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先生,您的咖啡。”
我的咖啡被服务员端上了桌,我一边感受着耳机那边的尴尬,一边往咖啡里撒了整整五大包白砂糖。
笑话,我可是甜党额,这么苦的东西直接喝下去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红大人,你大概,还要服刑多久?”
终于,黑田问了一个很蠢的问题——而且红大人是什么称呼?我差点没笑出来。
“我也不知道……要不你猜?”对方,嗯也就是红君,开玩笑似的反问黑田。以我对黑田的了解,我估计黑田现在正捏着衣角低着头不知所措吧。
那么率直的,可爱的孩子啊,就算你杀了人,我也不会在意的。
“好吧,我敢说你猜不出来……大概,还要个几年。”
“啊……可是……”
黑田停顿了一下,说。
“我,我好想你啊,红A梦。”
“……”
红君叹息了一声,没有回答。
“红,虽然一个月可以和你见一次面,但是,我想和你说些别的……要是我们还能一起就好了……”黑田说的越来越小声,我知道是为什么,因为他心怀愧疚——我也知道,正是他,亲手将红君送进了监狱。
“杀人的罪可是很重的。”我小声嘟囔着。
说真的,我现在想起自己在温泉旅行时把黑田指认出来的事情都是一阵后怕,万一以后再也见不到黑田,那不就糟糕了。现在想起自己当时的决定,我觉得自己真是蠢。
“黑田……这是我自己犯下的罪,我得自己还清。其实吧……在监狱里感觉也不坏。它可以让人直面心中自己的罪孽,并且做到改正。如果我能够出去——或者是说我有出去的那一天,我一定会好好的和你在一起。”
红君非常认真的说出了这句话,我翻了个白眼。
要是你能出来就好啦……主要是你出来的话还能不能找到黑田还是个问题呢。毕竟,我的计划再过几天——额,等到黑田对我放松了警惕,就可以实行了呢。
“红大人……你,你果然是最好的呀!”黑田好像很感动的样子,好像语气中还带了点哽咽。
哈?什么嘛,难道我对你就不好了吗?!我愤愤的拿起咖啡灌了一口,切,苦死了,下次还是点可可奶盖好了。
之后他们就随便聊了聊其他的事情,例如黑田转校后的生活啊,在温泉旅馆时发生的事啊,还有摄影部的舍友怎么怎么样之类的。其中黑田提到了我:“还有一个是和我关系最好的挚友,叫做黄田,他人很好很活泼,性格也开朗,运动和学习都好。他和青树一样是学医的,那些知识都好难完全看不懂……啊,他还兼顾足球部和摄影部,对我也蛮关照的啦。总之是个不错的朋友,等以后,我介绍你们认识好了……”
我差点没呛到。woc?介绍咱俩认识?不不不这是不可能的不要想了,那家伙一看就不会是什么好人额!好吧虽然我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就是了……
红君好像也很无语,他说:“虽然你那位黄田朋友可能很不错,只是我可能会和他合不来。”
“啊?为什么啊?”
“……直觉。”
……巧了我也是。
“喂喂,时间到了,快回去吧。下个月再过来。”突然,狱警用那大嗓门一吼,我吓的抖了一下。周围咖啡厅的人都好奇的看向我,我连忙尴尬的笑笑,低下了头。
“啊,那红,我要走了。你……你好好的,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啊。”听声音,黑田恋恋不舍的站了起来:“下次见。”
“那个。”
红君突然叫住了黑田,黑田蒙了。
“诶?什,什么事?”
“……”红君沉默了一会,淡淡的说。
“你的衣领和你的朋友,可都是些危险的家伙呢。”
“……哈?”
……
呵呵。
果然,那个家伙和我一样,都不是什么善类呢。原来刚听见那个人声音时的感觉,是这个样子啊。
那个人和我,是同类嘛。
我不在意的扯下了耳机,关掉了监听器。
过了一会,就看见黑田从那里出来,朝咖啡厅走来。大约是觉得累,想过来买点喝的休息一下。
我悠然自得的抿了一口咖啡,等待着黑田过来。
“好渴啊……诶,黄田?你怎么也在这啊?”
看着面前的人把帽子扯下来,盯着我喝了一半的咖啡,我故作惊讶的问他:“刚才有个女孩子约我出来告白,我就过来拒绝啦。所以说你才是,到这来干嘛啊?”
“啊,我……”黑田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黑色的头发被汗水浸湿,汗珠从发梢滴落下来:“我就是来,嗯,渴了,买点喝的。”
“哦,要不然你喝我的吧?这个咖啡好苦,我喝不下去了。”
“诶,好吧……嗯。”
所以说啊……
这几天的话,就继续玩一玩朋友游戏好了。
红君是不是对黑田有意思什么的,也完全不用在意。
反正再过几天,他就是我的东西啦。
不允许被任何人染指的,只属于我的东西哟。
【END】
(说有红黑其实没怎么体现出来额……哭唧唧。总之,客官可还满意么?)

AK殇
2017.9.6

评论 ( 4 )
热度 ( 37 )

© AK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