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殇

萌病娇攻之类的……
偶尔会精分,嗯,不常生气。
但是如果被盗文,我是会发飙的。
所以,不要打我的文的主意哦,不管你是谁。

【原创】The heart of the foolish(病娇Flower X Frisk)

你这颗愚蠢的心脏啊。
不知为什么的吃这一对√
灵感来源于游戏后期小花的几段话。
黑暗风,ooc和私设有。小花病娇。
原著向(?)Frisk,Flower拟人男性设定。
begin.


当他从梦境中醒来是在五秒钟之前的事了。
房门处传来有节奏的敲门声,咚咚咚的声响令他不爽的按了按太阳穴。
他慢腾腾的挪下了床,他知道反正那个人会等。
脚触碰到地板的一瞬间感到刺骨的冰凉,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忘记穿鞋了。于是,他又花了20秒俯身找鞋,然后把鞋子从床底下挖出来,穿上。
“嗨,晚上好啊。”
打开房门,亮黄色头发的男孩爽朗的笑着,然后毫不避讳的脱掉鞋走了进来。
他往门外看了看,楼道一边漆黑——连声控灯都坏掉了吗?
看来现在是有些晚了。他这么想着,关上了房门。

“很抱歉,这么晚叫你过来……”
Frisk为友人倒上一杯茶水,看他接过去,一口气喝干。
“你可以听我说吗?”
“说来听听。”Flower笑着抬了抬下巴,放下了茶杯。
Frisk往窗外看了看,外面狂风呼啸,树的影子摇晃的不像在真实的世界。
他深吸了一口气,直接坐在地板上,感受自己自背脊而上的战栗。

“我真的没有杀了他,Flower!”他低下头看着脚下白色的瓷砖,上面被沾上了斑驳的黑色污渍。
“我把他的身体用藤蔓牢牢的捆起来,花朵开在了他的心上。荆棘上的刺扎入他的皮肤,由里至外流出暗红色的液体,一滴,两滴,带着一股呛人的铁锈味。让人想吐。”
他慢慢的说完这番话,抬起头自下而上的仰视着Flower。对方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收敛了微笑,冷漠的注视着他。
“他仁慈的伸出手想要拥抱我,嘴边还带着宽恕的笑容。美好的就像只是在做个美梦一样——但是谁有知道他已经被我毁掉了呢?只有这个善良的愚蠢家伙会如此信任我,然后任由我杀了他……一次,又一次,再一次……”
“你相信我……好吗?虽然这一切无比真实,但是我真的没有伤害他的理由。”
Frisk打了一个寒战,对方的神情令他感到疑惑,还有多余的不安。
“说真的,我和他明明是最好的朋友,我又为什么要杀了他呢?回答我,Flower!”Frisk激动的低吼出声,望向自己温柔的友人。

Flower面无表情的凝视着他,不同于以往。
突然,他站起了身来,带着些许压迫感。
“……Flower?”Frisk犹豫的抬起头,看着黄发青年的面孔——有些雾蒙蒙的,他看的不是很清晰。忽亮忽暗的灯光自上而下的打下来,黑暗笼罩住他的脸,让Frisk渐渐的感到从脚底传来的惊惧。
忽然之间,Flowe冲着他笑了。
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等狰狞的笑容!?他的嘴角咧的老高,露出尖锐的牙。金色的眼眸里留下的黑色粘稠液体,流进嘴中,滴落地面。现在自己身处的世界正在被黑暗吞噬——Frisk第一次看见如此恐怖的景象,但他又有感觉自己仿佛曾经亲身经历过这一切,变得不真实,又好像是现实——现在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只感觉强烈的头晕目眩,跪倒在地,失去了意识。
“这只是一场噩梦而已。”
“而你永远都不需要醒来。”

“明明自己可以知道一切都起源来自于你自己对它们那不需要的宽恕,可是又不肯承认是因为你的温柔,才害死了这些灵魂。”
一片漆黑的世界里,一朵亮黄色的小花欢快的扭动着身体,脸上带着饕餮一般满足的微笑。
“如果你赢的了这场游戏,你就会毫不犹豫的离开我了——而且永不回头。然而,为了让你留下来,我怎么会允许你从我身边逃开呢……Frisk。”
无法忽视的在它的身下——被巨大的藤蔓死死缠住的男孩的身体,从他的身上开出一朵朵血红色的花——那是吸食了男孩鲜血的花,而它们原本是纯洁的雪白色。
“正是因为你这颗心脏……相信每一个人都会经过努力而变好的愚蠢的红色决心,才会如此天真的把自己和这世界上的一切都给毁掉了。”
四处飘散着破碎的存档点,化成了白色的粉尘,随风而去。
Flower欢快的笑着,在这个永远只剩下它和Frisk的世界里。他用自己的力量将Frisk的心小心翼翼的捧起来,温柔的吻了吻它。
“不过也罢。正因为如此我才会如此喜欢你呢。我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没有‘爱’这种感情了,但是你是独一无二的哟,Frisk。”
它说着,用尖锐的藤蔓恶狠狠的刺穿男孩的心。
“我爱你唷。”
【END】
{第一次写undertale的文……ooc抱歉啊。说起来,这对真的有人吃吗?}

AK殇
2017.9.24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最后,求关注求红心哦(°∀°)ノ]

评论 ( 4 )
热度 ( 14 )

© AK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