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没有47

萌病娇之类的……QQ:1659258184
欢迎约稿和扩列
颜语我老公不接受反驳意见

【原创】Because LOVE 『SF向』

*Sans病娇注意,私设21岁女福。cp为Sans → Frisk
主笔/妄自菲薄
后期添改/AK殇
Begin.






“Bang——”

Sans点了一瓶番茄酱,毫不在意吧台前人类的惊奇目光。他用指骨弯曲比了一个枪的手势,尖锐的指骨尖端所指着的是规矩地坐在Frisk对面的男人:年轻英气,外表看上去充满了一股能够狩猎所有年轻女孩的野性,性格也是爽朗而友善的那种。Sans用两秒钟在黑漆漆的颅骨内设想了一下那个男人跪倒在地上鲜血直流,或者尸首分离,周围的酒吧客人惊声尖叫,Frisk的眼底充满骇怕与慌张的那种场面。

在点燃全场的炙热大爆炸来临之前决心会保佑她的——灯光会闪烁,音乐会嘶哑令人燥热,但不是现在,因为这里还是有他在的公共场合——尽管这里允许一具个子不高的骷髅生物出入酒吧,这个世界也允许怪物人类生活在一起,这些功劳全归那个坐离Sans有三米距离和自己的男朋友谈笑风生的少女。怪物和平大使被推进人群中后看起来是如此的普通平凡,但是落在怪物堆中她看起来又那么的伟大与美丽,无人可比。

站在酒吧另一端面积不大的舞台上的歌手正要开始唱下一首歌了。酒精味在空气中上下舞动,粘腥的酒水汗水味混合在一起。番茄酱已经去了大半瓶。Sans重新把骨掌藏进宽大的口袋里,面骨上依旧挂着长久不变的笑容——骷髅是无法变化表情的,这对于人类来说可是人人都知道的常识。不过真可惜,它们会直立行走本身就足够令人称奇了。

在Sans走下座位装作偶遇之前Frisk先看到了他。她微微张开的金色眼瞳里塞满了惊讶,然后她高高举起右手朝Sans所处的位置挥了挥,Sans也边回应着朝那里走去。他俩就像多年不见面的友人一般,尽管早上还在公园“偶遇”过——当然Frisk不知道Sans是尾随她来到这间酒吧里的。

Sans慢悠悠地走近了,保持着一直以来的那种神秘感。他走到他俩的桌子前。然后蜷起指骨敲了敲桌面。

“Knock knock——”

“那可是桌子,不是什么门扉,Sans。”

“Oh,毕竟我是骷髅,可没有你们这种有血有肉的眼珠,所以搞错了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且你也不是Tori。”Sans把眼眶眯起来,白色的魔法瞳孔望向别处,就好像他刚刚成功的讲了一个非常棒的双关冷笑话:“所以在面对这样的一具骷髅的时候请装作配合一类吧,Frisk小姐。唉,我果然还是更喜欢管你叫kid。”

“那当然,因为我也是。”Frisk笑了起来,眼睛里映着暖橙的酒吧灯光,又仿佛装着晃晃荡荡的酒水,然后下一刻它就闭上了。

“这位是……?”

“我跟你说过的,Sans。”Frisk难得的体现出有些责怪的态度,但她的神情也一直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除了微微簇起的眉头。可实际上也真的不包含什么埋怨意味在里面:“这位是我曾经的同事,现在是——”

“交往中。”那个男人接过了话茬,笑着看了一眼露出不好意思和害羞神情的Frisk。他对Sans并没有什么警惕感,也没有任何敌对意味。他好奇地上下扫视了Sans一遍,见到是骷髅就默默地把Sans归类于无害名单中——毕竟他的恋人是怪物人类的和平大使,所以他自然认为,这个骷髅绝对不是什么有威胁的家伙:“我们俩前两周刚刚开始交往,我是她的爱人。这位就是Frisk一直提到的那位怪物朋友吧?我貌似见过你,不过可惜的是你好像对我没有什么印象。”

狂妄的小鬼。

Sans的眼眶暗了暗。

“诶,好像真的有这么一回事?他不记得你可能是因为骷髅没有大脑所以以记忆也不太好吧,有很多事情都是刚刚才想起来的。比如——”

“Kid,我来这里可是有事找你的。”少见地打断了少女的话语,Sans眨了眨眼眶:“是足够值得被重视起来的事,所以我需要你跟我去外面稍微谈一谈。这位先生,你就坐在这里等一会,行?”并不是询问的口气。

Frisk思虑了着偏过头看了一眼男子,权衡了之后她有些不情愿地稍稍点了点头,抱歉地笑着和她的男友挥手道别,然后随着Sans来到了外面。接着又走了一段距离——是个稍微远离人群的偏远静谧的地方。

“所以……有什么事吗?Sans。”看起来有点心不在焉的少女开口询问:“现在我可乖乖的跟你这个需要被配合的骷髅走了……付出了放弃和男友约会的代价。”

“heh,是的。或许我还应该感谢你,其实那件事就是关于怪物和人类目前依旧面临的一些问题……我最近发现了一些线索,要听听看吗?”

“哦?什么时候懒骨头也能动起自己的身子骨去收集情报了?这么稀罕的事,我当然没有拒绝的必要。”

“No no。遇到你之后,我可是一直都在运动的Kid。比如说从雪镇走捷径到热域。当时我是出了多少钱的价格来着?总之——这次是10000金币,支付即可获得情报,愿意吗?”

“……结果还是老样子。”

撇了撇嘴,Frisk没能看到Sans突然变得漆黑的眼眶中左眼一闪而过的交织的蓝黄光芒。然后就在下一个瞬间,已经远离了他们的酒吧屋顶猛然坍塌。巨大的石块崩落,连常春藤都不可避免的被一同销毁殆尽。不知道何时就已隐匿在暗处的龙骨炮承载着主人压抑的妒火发出怒哮——于是仅仅是一秒钟,两秒后,尘埃和灰土在不夜城中升腾,惊动了灯光下徘徊的飞虫及不知所云的Frisk。

“……糟了——!怎么!?”

Frisk没愣住太久便回过神来,但最挂记在她心里的还是——那个她爱慕已久的,终于确认恋人关系的男子依旧留在那酒吧里,无处可逃。

“冷静Kid,这应该是某些反怪物协会的家伙干出的好事,不会有太大的伤亡的——这是来自一具骷髅如同大腿骨一般笔直的直觉。”Sans拦住了Frisk,闭合了一下眼眶然后再次睁开:“现在仍旧处在怪物人类建交的敏感时期,所以无论做些都是都会引起那帮子反怪物协会的注意,你明白对吧?别冲动。”

“可是!他还——”Frisk快要控制不住想冲过去的心情了,看向Sans的目光中也充满慌乱以及迟疑。但是对这个看似什么都知道的骷髅的信任感又迫使她硬生生停下脚步,只好焦虑的晃来晃去。

“别担心,那家伙会没事的,这种案件也不是一起两起了。如果是反怪物协会的人干的就更不用担心了,毕竟大多数人类都会活下来。”Sans平静地安慰着她,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悲喜——毕竟他总是在笑着的。

不过那个和你一起来的男人除外。在本次“事故”中丧命的,将都是那些和你有意接触的或稍许亲密的生物——无论是怪物还是人类,My Kid。

也是多谢因在地底度过那段时光而堆积起的满满信任才没让怀疑的矛头指向自己。毕竟,一个代表正义的骨怪的、矮胖的懒惰审判长,又怎会去做什么坏事呢?

早点发现或者干脆永远不要发现吧,My Frisk。

【END】




*本篇为找文手的私人约稿(因为实在没粮吃饿疯了)。征得原作者同意发布权归我,在没有经过我同意的情况下请不要二次搬运谢谢合作x
也祝大家吃粮吃的开心到“骨子”里(笑)喜欢就来个喜欢推荐一条龙服务吧,下次再见。

AK殇
2018.3.29

评论 ( 1 )
热度 ( 88 )

© AK没有4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