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殇

萌病娇攻之类的……
偶尔会精分,嗯,不常生气。
但是如果被盗文,我是会发飙的。
所以,不要打我的文的主意哦,不管你是谁。

【零晃原创】《IF》
喜欢小殇我的话别忘了点一点头像旁的关注哦(´-ω-`)
内有微量恐怖因素,放心不影响睡眠的(๑>؂<๑)
start|・ω・`)

〈琴弦〉
扯断了。
他愣愣的看着电吉他上断开的琴弦,一言不发。
明明是发誓过要“用生命保护”的不是吗?
连带去修的兴致都没有。他站了起来,揉了揉发麻的大腿,走出门,拿出钥匙锁好。
门上挂着带绣的铭牌,上面隐约可见“轻音部”三个字。
直到离开,他也没有再看那把断弦的电吉他一眼。
——一眼都没有。

〈跟踪〉
有些冷啊,这天气。
他把围巾扯了扯,让他更贴近他的脖颈,不让寒风有钻进去的机会。
嗯?
他突然顿下脚步,微微侧过了头。
没有。
暗下金色的双眸,他的步伐开始逐渐加快。
那个人好似察觉到了他的意图,尾随的速度竟也开始提升。
他小跑在前面,耳中仿佛能听到那人皮鞋蹬在水泥地上的声响。
哒,哒哒。
强烈的不安让他忍不住频频回头。那慌忙的姿态令周围的路人不禁纷纷投来实现。
那个人还没有离开,他知道。
那个人仿佛完全与黑暗的夜幕融为一体。明明什么都没有看见,但是他敢肯定,那个人正在用优雅从容的姿态紧随其后。
别再跟着我了。
别再!
看见家的那扇门,他冲到了家门口,颤抖的从口袋里找出钥匙开门。
接着,转身反锁。
……终于安全了,他这么想着。

〈爱犬〉
他在黑暗中摸索着墙上灯的开关。
从手指处感受到塑料冰凉的触感,他按了下去。
空屋里一瞬间明亮起来。看着周围明亮的环境,他缓缓的吐了一口气。
但他很快察觉到了不对劲。
……Leon呢?
平时,只要自己一跨进门栏,Leon就会吐着舌头,摇着尾巴朝自己兴奋的跑过来,窝到他的怀里蹭他。
什么味道?
他灵敏的嗅觉在空气中捕捉到一丝奇怪的味道。
令人反味的,恶心的铁锈味。
忽热,房间暗了下来。
灯光仿佛在一瞬间被切断,他置身于黑暗中,眼眸搜寻不到任何物体。
“啪嗒。”
他伸出手碰触那从自己脸颊边滑落的液体。
这是什么?
粘稠的,带着腥臭的液体,从自己头上滴落了下来。
——那一定是鲜红色的东西。这个认知令他蹙起了眉。
然后,他怔怔的抬起了头。
映入眼帘的是,爱犬无温度的身体。
“找到你了,汪口。”

〈梦境〉
“啊!”
他惊得从床上弹了起来。
Leon本来伏在他身上用舌头舔他的脸,被他这么一坐,吓得差点从床上滚下去。
他还没有从刚才那个梦中回过神来。转头看了眼闹钟上闪烁着的数字。
夜晚4时44分。
他惊魂未定的摸着脸,上面残留着褪去温度的冰凉的口水。
刚才梦里血液那真实的触感,没猜错的话是这个原因吧。
他不明白的用手敲了敲脑袋,钻进被窝里伸手招呼Leon过来。
Leon很乖的爬到他的身边,把头埋进他的怀里。他也伸出手抚摸着它柔软的毛。
晚安。他轻轻的说。

〈日常〉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8点10分了。
今天是周末,不用去上学。他下床拍着Leon的头,自言自语:“今天吃什么呢……”
去袋子里装了一些狗粮倒进盆子里,看着Leon埋头苦吃的身影,他坐在椅子上发呆。
不想吃早饭,因为一点也不饿。
说起来……
我的吉他呢?
猛然间,他想起了他的宝物。
好像昨晚放在轻音部了吧。
……反正也不能用了,带没带没差。
大不了再去买一把。
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扯着自己的裤脚,他低头一看,发现Leon已经吃完了给它装的所有狗粮,正眼巴巴的望着他。
他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走进了浴室,Leon跟在身后。
“洗澡洗澡了……”

〈浴室〉
帮Leon洗揉着那身乱毛,他的思想已经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了。
待会……要做什么呢?说起来,昨天跟踪我的家伙,不会是梦之咲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杀人犯吧?
我被盯上了吗?
一阵狗吠把他从思绪中扯出。他看着Leon,以为是自己想的太入神而抓疼了它便道了歉:“对不起啊……”
紧接着,在梦境中的那种异样感再次回归了。
“Leon……”

〈秽物〉
爱犬正以十分凶狠的眼神瞪视着他。
但他并不害怕这个,令他冷汗直流的也不是Leon这副难得凶暴的表情,而是……
——Leon它,正在盯着自己身后的“某一处”。
是的,不是他。
他停止了揉搓的动作,僵硬的把头缓慢转了过去。
一寸,又一寸。
他伴随着Leon的低吼声,睁开了眼睛。
……什么也没有。
一定是自欺欺人,出现幻觉了吧。
他这么想着,腿却一软,跪倒在浴室的地板上。

〈挚友〉
“据说动物的眼睛可以看见人类看不见的东西……”
电话那头传来阿多尼斯沉稳的声音。他用手指上下滑动着鼠标,用比平时低沉了一倍的声音说:“就算是你说的,我也不想相信。”
“是吗。”电话那头的人顿了一下:“那,大神前辈你可以去问一下羽风前辈,他知道的比我多……”
“得了得了,我才不去找那个轻浮男呢。”他看着满屏的鬼怪之谈,干脆的关掉了页面:“就这样吧,没事了。”
“好的,那我就先挂断了大神前辈。”
挂断了电话,他把自己甩进了沙发中望着从窗外倾泻下来的阳光发呆。
“污秽之物……吗。”

〈邮件〉
午后小憩了一会他打开了待机的电脑。
……又断网了啊。
他看着右下角的提示一阵无奈。
把一只闹着要自己陪它玩的Leon一脚踢开,他弯下腰修理路由器。
“滴滴。”
什么声音?
他疑惑的抬眼看了一眼屏幕,伸手点开了屏底闪烁着的图标。
是一封电子邮件。

〈鬼来信〉
……这什么玩意啊。
他凑上前看着那封邮件里的内容,心中气结。
那个混蛋发邮件用红底白字啊真是服了!
而且这个字还这么小……
他在心中怒骂着,一边戴上了夹在领口处的眼镜。
用白色而娟秀的字体打出的三个英文单词。
I  am  comming.
突然想起自己刚刚在做什么,下一秒他就从椅子上摔了下去。

〈幻听〉
“汪口。”
“晃牙。”
“汪口。”
“晃牙。”
“吾辈的汪口。”
“也是本大爷的晃牙。”

〈醒梦〉
“醒来吧。”
他睁开了金色的双眸。

〈洄游〉
“如果有一天,汪口汝有了其他喜欢的人,那吾辈就从这里跳下去好了。

朔间零站在天台的栏杆旁,张开双臂,像是要拥抱住黄昏时的夕阳一般对身后的人说。
“很不巧啊,吸血鬼混蛋。”晃牙听出零的语气中带着些许捉弄的意味,便一气之下说到:
“本大爷喜欢上转校生了,那你现在是要从这里跳下去吗?”

〈心魔〉
“阿多尼斯!”
他疯狂的敲着阿多尼斯家的房门,期望着挚友做出回应。
“开门!快开门!他……他来了,吸血鬼混蛋……开!”
他现在的精神状态可以说是极度混乱。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些什么,他只知道要逃。
逃,拼命的逃。
因为他所看见的——Leon眼球爆出的尸·体,7点26分时没有一家灯亮着的城市,全部断电的路灯……
都是他亲眼所见。
那些感觉,绝非虚假。
“开门!”

〈陷落〉
门开了。
迎来的的确是挚友……吗?
阿多尼斯诧异的看着面前火急火燎的灰发少年:“大神前辈,发生了什么吗?”
听到熟悉的声音,他直接瘫软了下去,被惊讶的阿多尼斯一把抱住了。
“阿多尼斯,我见到他了……他!”
他语无伦次的说着刚才发生的一切,阿多尼斯揽着他默默的听着。
发现再没有得到回应,他用余光看了过去。
忽的,面上一凉。
一只手。
这绝对不是阿多尼斯的手。这只手手指修长,肤色白皙。
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味席卷鼻腔,他呆滞的看着抱着自己的人。
是阿多尼斯?
不是,是——

〈死亡〉
“呐,汪口,汝在逃避什么?”
看着眼前的人,他只能喃喃出这几个音节:
“对不起……”
朔间零睁着染血的赤色双眸,牵动着干裂的嘴角一眨不眨的凝视着他,然后,缓缓的凑了过来。
温柔的吻从鼻,到面颊,再落到脖颈,最后印上了他苍白的唇。
感受到口腔里的血腥气息,他僵硬的闭上了双眼。
胸中燃烧着的,是释然与平静。
——终于可以解脱了啊。
你说对吧,朔间前辈。

〈传闻〉
大神晃牙失踪了。
这个新闻在梦之咲的官网上占据了整整一个版面,但仅几天后,就又被新的消息替换了过去。
除了在晃牙家发现了Leon的尸体,还有放在轻音部棺材上的那把电吉他以外,晃牙没有留下任何东西。
是的,没有任何。
也许是早就想斩断与这个世界的瓜葛了吧。
毕竟——那个人是因为他玩笑的一句话而死的。
合上曾属于那个人的棺材,又想起那一天晃牙给自己打的那个电话,阿多尼斯轻轻叹了口气。
也许他们两人都没注意到,彼此的羁绊已经超越了友谊,却总也纠缠不清。
一个不敢说,一个不会说。
就像这样。
然后,晃牙带着自责和悔恨失去了踪迹,变得杳无音讯。
“喂,就算是晃牙不见了,你也不能就这样消沉下去吧?”而后传来沙哑的声音。
阿多尼斯回过头看着薰,薰那头耀眼的金发也因为挚友接二连三的失去而变得有些暗淡了:“他们两个是不会希望看到我们这样的,懂吗?”
“……明明羽风前辈才是最伤心的那个人。”当时,他伏在朔间零的墓碑前痛哭了一宿。
“哼……那也不能消沉啊,我可不想让可爱的女孩子因为我而悲伤呢。”薰淡淡的说:“说起来,最近有个传闻听了吗?”
“什么传闻?”
“据说在北郊那边出现了疑似吸血鬼的可疑生物啊……要是有狼人就好玩了对吧~”
看着强颜欢笑的薰,阿多尼斯心里一阵荒凉。但他还是回应道:
“羽风前辈……你一定是最近西玄小说看多了,世界上是没有吸血鬼和狼人这种生物存在的。”
“希望如此吧?嘿嘿。”
而剩下的,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END】

〔嗨喽大家好啦(¬㉨¬)  这里殇。这一篇其实是《五夜的妄诺》前传一样的东西……总之具体内容大家自行体会(●°u°●)​ 」可以在评论留言问问我晃牙的一些不正常行为表现在哪里哦~里面的一些物品等等会是《五夜的妄诺》里的任务物品,你们可以猜猜是那些东西的说……然后老零依旧病娇了,呵呵(;一_一)我管不住我的手了。
喜欢就点个关注或支持一下我的其他小说哦(´-ω-`)我们下一篇投稿再见~〕

评论 ( 4 )
热度 ( 57 )

© AK殇 | Powered by LOFTER